芝加哥史上首例“超自然破案”事件:特丽西塔-巴萨的“亡魂”

1977年2月21日晚上9点,芝加哥消防局接到报案称松林大道2740号15-B公寓楼发生了火灾,挂下电话警员们迅速驱车赶往了事故现场并很快就扑灭了大火。房间里被烧得一片狼藉但万幸的是初步检查过后发现似乎并未造成人员伤亡,然而,就在他们遵照流程对现场进行清点、拍照时有人发现卧室一张冒烟的床垫下赫然出现了一具的烧焦女尸,更重要的是尸体的胸口位置还插着一把锋利的果蔬刀,而她的衣物则堆放在床边不远处的地板上!

很明显这不是一起普通的火灾事故而是谋杀案,芝加哥警局立即派人赶到了案发现场,据调查,这间房子的屋主名叫特丽西塔-巴萨(Teresita Basa),而通过辨认后确定那具女尸正是特丽西塔。

特丽西塔-巴萨,1929年出生于菲律宾内格罗斯岛(Negros Island),父亲是一位著名的律师她也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所以特丽西塔从小就过得衣食无忧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60年代初,特丽西塔从马尼拉的圣母学院毕业后便前往美国继续深造,没几年就获得了印第安纳大学音乐硕士学位,之后又继续学习了医护理疗,在芝加哥的埃奇沃特医院找了份呼吸治疗师的工作并就此在这座城市定居了下来。

在同事的眼中,特丽西塔工作认真、细心,在邻居、朋友的眼里她也是个非常传统、为人友善的女人,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不存在混乱的男女关系,更不可能与人结仇,甚至案发时间段依旧在洛约拉大学深造的她还忙着赶一篇博士论文,那么究竟是谁杀了这个独居女人呢?

芝加哥是全世界出名的“犯罪天堂”,这里黑帮林立,抢劫、杀人、放火事件时有发生,不过警方经过了解后便初步排除了陌生人流窜作案的可能,因为:

首先根据埃奇沃特医院的同事鲁丝-勒布(Ruth Loeb)回忆,案发当晚的7点30分,自己曾和特丽西塔通了半个小时的电线点过后,特丽西塔告诉她说有一个男客人要过来,但并没有说明对方是谁,而一个小时以后,特丽西塔的两个邻居就闻到了浓重的烟味并报了警,期间只有一个小时的间隔,所以凶手大概率就是特丽西塔口中的那位男客人;

再经过清点,警方发现特丽西塔家中的值钱物品、现金都被洗劫一空,同时法医通过尸检鉴定后又排除了她被性侵的可能,因此凶手的行凶目的是见财起意,杀人后又伪装成入室、抢劫的假象以迷惑警方;

第三,负责案件调查的警方约瑟夫-斯塔切拉(Joseph Stachula)在特丽西塔公寓入口处发现了一张她亲笔写下的便条,上面写着“Get tickets for A.S.(买A.S.的票)”这几个字。案发现场都被烧得一片狼藉没有任何其他纸张保留,唯独这个放在入口处的小纸条留了下来,很有可能这个纸条就是案发前刚写下的,临时放在了被发现的地方都来不及存放,由于这里远离火源中心因此被保存了下来。而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张便条上的英文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猜测或许这个“A.S.”就是那位友人的名字缩写!

没错,凶手应该不是陌生人,而且大概率是一个经济条件比较拮据的男性友人,甚至是个名字缩写为“A.S.”的特丽西塔熟人!

然而那个年代也没摄像头这玩意儿,现场还被烧毁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线索,同时对于特丽西塔的社交情况也不是特别清楚(她的亲人都不在美国,赴美后又待过好几个城市),因此调查了两周后问过上百位同事、朋友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由于没有新的线索出现,案件一时陷入了停滞状态,特丽西塔的尸体也被家人空运回内格罗斯岛埋葬,原以为这个案子可能就此成为“无头悬案”了,但谁也没想到半年之后,诡异、离奇、超自然的转折点却突然出现,也正是因为该事件的发生,这件案子成为了芝加哥史上首宗通过“超自然”的力量破获的奇案!

1977年8月,埃文斯顿的警局联系上了负责特丽西塔案件的约瑟夫警探,他们告诉这位警长称芝加哥富兰克林大道社区医院外科助理医生乔斯-蔡(Jose Chua)的妻子雷米-蔡(Remy Chua)最近被“鬼魂”附身了,而这个女人告诉自己的丈夫乔斯说杀害特丽西塔的凶手就是自己曾经工作的单位、也就是特丽西塔所在的那家埃奇沃特医院同事艾伦-肖瑞(Allan Showery)!

原来夫妻俩人也都是菲律宾人,其中妻子雷米还曾是特丽西塔以及艾伦的同事(案发时已经离职),只不过雷米和特丽西塔并不熟悉,因为两人的班期是岔开的,而艾伦则是这家医院的维修工相互之间更不熟悉,但从7月初起,乔斯医生就发现自己的妻子有点不太正常,刚开始的那几天她只是时不时地神情恍惚或总朝着家里的某个方向看一整晚;后来每到晚上9点左右她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似睡似醒地说着一些胡话;再后来她告诉乔斯迷糊中一个身穿白衣服但又看不清容貌的女人站在房间门口好像要跟自己什么说话…

起初乔斯认为妻子应该是刚换了新工作太累了,也没有太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睡梦中”的“胡话”说地越来越清晰,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妻子嘴里说的是“I am Teresita Basa”…更令他毛骨悚然的在于妻子虽然说的是菲律宾式英语却不论是语调还是口音都完全不像是自己妻子发出的,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灵魂之音”!虽然乔斯并不认识特丽西塔,但也听说过她遇害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医生,他依然坚持选择相信科学并未将此事透露出去,可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特丽西塔附身”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直言自己就是被艾伦-肖瑞所杀,并将具体的作案过程分好几次完整地“描绘”了出来:

根据雷米的“描述”,案发当晚,特丽西塔邀请会电视维修的同事艾伦来家里帮忙修电视并写下了一张便条作为“维修证明”,可就在艾伦修好电视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却突然掐住了特丽西塔的脖子将其拖进卧室,特丽西塔不断挣扎却终究抵不过身强力壮的艾伦,将其勒晕后艾伦又从厨房拿出一把果蔬刀朝着特丽西塔身上猛刺…剧烈的疼痛将特丽西塔惊醒,但随着胸口那致命的一刀刺下她便不再动弹…杀死特丽西塔以后艾伦开始在她的屋子里翻箱倒柜地寻找值钱的物品,从客厅到卧室最后又进了浴室将几件特丽西塔的首饰也都拿走,随后再一把火烧了整间屋子试图毁灭证据。而最不可思议的在于第三次“附身”时“特丽西塔”告诉乔斯,自己浴室中的那件珍珠鸡尾环首饰被艾伦当作“迟到的情人节礼物”送给了未婚妻杨卡-卡姆卢克(Yanka Kamluk)!

听完这番讲述后约瑟夫警探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你这不“胡扯”么?科学办案怎么能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过艾伦的名字是“Allan Showery”,缩写就是“A.S.”,抱着试试看的态度,8月11日早上他和助手李-R-艾普林(Lee R. Epplen)敲响了艾伦家的大门…

面对两人的质询,艾伦倒显得很是淡定,他承认自己确实认识特丽西塔,但案发当晚并没有去过她的住所,对于自己当天的行程也是娓娓道来毫不含糊。

难道真的只是迷信吗?根据警局的资料显示艾伦并没有犯罪前科,平常对人也比较友善,不过约瑟夫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今天是8月11日,案发的时候是2月21日,都过了快6个月时间了,为什么艾伦会记得自己半年前某个晚上的具体行程?这显然不合理啊?为了慎重起见,他又令艾普林和几位警员对艾伦的未婚妻进行调查,因为“特丽西塔”不是说艾伦将珠宝送给未婚妻作为“迟到的情人节礼物”了?真假一查不就水落石出了?

得到任务后艾普林对艾伦的未婚妻杨卡跟踪了整整4天,果然发现她身上带着一串珍珠鸡尾环项链,这跟“特丽西塔”所述一模一样!而这之后艾普林又通过杨卡的朋友得知这串珍珠项链正是情人节后近一个星期艾伦送给她的,杨卡还得意地跟友人炫耀过…

获得这些线报后约瑟夫凌乱了,怎么会有那么离奇的事?难道真的有“附身”之说?经过简单讨论过后他们最终决定逮捕艾伦-肖瑞!

然而这一次艾伦依旧不承认自己杀害了特丽西塔,不过他改口说当晚确实应对方之约去修电视机,只是特丽西塔告诉他又约了别人所以改期了…可警方当然不会相信这些谎言,因为他们在将艾伦带去警局后立马搜查了他的住所,找到不少金银首饰,经过特丽西塔家人的辨认,这些首饰全都是特丽西塔以及她母亲所有!

警方将艾伦的所有犯案细节都一五一十地“复述”出来,再加上这些证据,艾伦吓得一瘫软在地并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是的,艾伦自己估计也被吓得够呛,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将细节、顺序以及如何处理赃物之事都描绘地如此清晰,难道案发当晚屋里还有第三个人?但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啊?行凶后自己还一把火烧了整间屋子啊?当然,警方更是为此感到毛骨悚然,约瑟夫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居然有人可以那么细致地复述出整个案发经过…

可就在第一次庭审当天艾伦却翻供了,他表示说自己只是进去抢点房租并没有杀人,之前的认罪是“胡说八道”,杀害特丽西塔的一定另有其人,就在自己走后…

这下就令芝加哥法院很难堪了,因为按理说警方确实没有掌握任何艾伦杀人的证据,一切都是“附身”后的“口供”,原本他自己承认了还好,现在又翻供说只是偷了东西,这没法定罪啊?要定罪也只能定个盗窃罪或者抢劫罪啊?与此同时,艾伦的辩护律师威廉-斯瓦诺(William Swano)称雷米-蔡案发前刚被医院解雇,有报复医院的嫌疑或者为此患上了精神病,所以这次的听证会并没有任何结果,不过艾伦被认定为盗窃罪依然被关押在监狱。

难道真的又“无解”要成为“悬案”了吗?不不不,就在艾伦被押回监狱后不久,他又一次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而这一次他的证词和“特丽西塔”的“附身”所言分毫不差!

1979年2月,经过一年的仔细调查,二审认定艾伦犯有抢劫、谋杀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但在1983年7月,在服刑了不到五年后艾伦被假释出狱,这件芝加哥历史上最诡异的案件也就此告一段落,然而面对种种“超自然”、无法解释的情况,各路私家侦探、媒体、民众却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唇枪舌战…

首先为什么艾伦最终又认罪了呢?许多人都认为是他的律师建议他认罪的,争取得到一个宽松的判决,因为威廉-斯瓦诺明白这件命案就是艾伦所为,而最后的结果也如他所料,仅仅关了4年半后艾伦就被假释出狱了,但这就引发出最大的问题即:艾伦确实杀了人并且经过也跟“特丽西塔”的“描述”一样,可究竟真有“鬼魂附体”一说吗?

负责本案的所有警官当然是对此深信不疑,约瑟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表示:“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从哪获得的,但尽管如此,一切都完全正确。”可有一部分人却认为这就是一个“谎言”,根本就没有什么“附身”一说,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雷米认识两人,并且在无意中听到或看到了整个案发经过,事实上这个经过也不需要看,因为作为医生,他们也很容易从公布出来的死者伤口、现场情况推测出大概的经过,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确认这个凶手究竟是不是艾伦。

而案发后的“销赃”或许是因为行凶得逞后艾伦自己说漏嘴又刚好被雷米获知,因此她知道珠宝的去向。至于夫妻俩不直接说出来是因为害怕出狱后艾伦报复,于是经过半年的思索决定以“灵异”的方式说出来,毕竟双方都是菲律宾籍,知道谁是真凶以后不忍看着同胞惨死而凶手逍遥法外…

这个说法其实是得到了许多“无神论”者的支持的,我也是“无神论”…不过更多的人却相信它就是一起“超自然事件”,因为:

第一,根据1978年9月6日第91卷第26期的《Daily Vidette》(每日录影带)视频记录,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位证人同事鲁丝-勒布等埃奇沃特医院职工都表示雷米只在某次医院的介绍会上见过特丽西塔,因为两人隶属于不同的科室并且还刚好岔开了班次,平常是见不到的,作为医院工作者,这种无法见面的情况要比普通人更严重。同时雷米的丈夫乔斯也声称自己和妻子真不认识特丽西塔,至于艾伦就更不可能熟悉了,所以就这样一种关系的同事,会知道多少细节呢?

第二,《Clermont Sun》(克莱蒙特太阳报)是见证了其中一次“附体”的,有一个记者听出雷米说“胡话”的时候带着非常浓重的西班牙口音,然而雷米以及丈夫乔斯都是地地道道的菲律宾式英语,但特丽西塔同样有着极其浓重的西班牙口音,难道夫妻俩半年时间还去学了西班牙口音?

第三,案件的详细经过有多细致呢?实际上艾伦并没有搜刮到多少现金,只有30,而“特丽西塔”在“附身”时也指出艾伦仅仅拿到30美元其他的都是珠宝等贵重物品…连数额都对上了,你告诉我说不在“现场”的概率有多大呢?哪怕你说是艾伦说漏了嘴,他有可能对别人说自己就抢到30美元?如果艾伦是那种犯案后还敢到处张扬之人,恐怕只抢到30他都会夸张成30万吧?这就是性格使然啊?

第四,雷米确实是被医院解雇了,但很快她就找到了新工作并回归到了正轨,而根据亲友的反映到7月份之前她的精神完全正常,那为什么“特丽西塔”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雷米呢?因为事实上她并不是“第一人选”,根据乔治特-金特(Georgrtte Ginter,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应该是案件的相关权威人士、记者吧,反正美国人感觉特别信任他)称,埃奇沃特医院有3人先于雷米被“找上”,然而这三个同事都害怕不敢声张,后来可能是实在找不到人“伸冤”这才找上了同胞雷米…(这点资料来源于《If the walls could talk podcast》,也就是日后拍摄的一部记录这间医院历史的影片官网,因为这间医院充满了罪恶,诈骗、医疗事故、纠纷不断,后来被,具体就不展开说了,和案件无关)

第五,案件发生以后,这家医院出了很多诡异事件,包括特丽西塔办公室经常接到神秘电话,但对方却总是不说话并且追踪不到拨号地点,与此同时特丽西塔以及附近几间办公室的笔记本常常会在眼皮子底下换位置…

第六,特丽西塔不是被运回内格罗斯岛下葬了吗?可是有好事者去探寻后发现墓里空空如也,特丽西塔的尸体居然不翼而飞了!(资料也来源于《If the walls could talk podcast》)

争议一直持续到现在也没有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相信什么“附身”、“鬼魂”的,只是提供一些可靠的线索,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的的确确是芝加哥历史上最特殊的案件,至少破案过程闻所未闻,究竟是“超自然”还是“人为操作”大家自行判断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