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教父」型家族「阿涅利」 野心依旧没变 IIR

有一个意大利家族——阿涅利,百余年发展史,传承五代,几经浮沉,自1899年创建菲亚特汽车起家,如今商业帝国涵盖汽车、航空、酒店、出版、金融、足球、奢侈品等众多领域。

三大豪车品牌:法拉利(Ferrari)、阿尔法·罗密欧 (Alfa Romeo)、玛莎拉蒂 (Maserati)都隶属这个家族名下,意甲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法国波尔多产区的玛歌酒庄、地中海俱乐部、《经济学人》杂志、再保险巨头PartnerRe(90亿美金刚刚售出)等也归这个家族所有。

这个家族曾被称“意大利的肯尼迪家族”,富可敌国,123年间,在两个“摄政王”的辅佐下,传承到“外姓”的第五代,百年星球里,遍布了几十个国际品牌。

虽然,此前有媒体报道,说阿涅利家族要大力进军奢侈品行业(2020年,Exor投资了设计师蒋琼耳女士与爱马仕集团携手创办的根植于中国传统的全球性奢华生活方式品牌「上下」,2021年二季度,5.41 亿欧元收购法国高级鞋履品牌 Christian Louboutin 24%的股权),但在仔细研究了Exor集团最新年报,管理结构及最新变化后,IIR更愿意相信,第五代接班人约翰更想把集团变成一个多元控股集团,而远远不仅是奢侈品行业。

虽然都还是资本运作,第五代约翰的身边,以往是“摄政王”马尔乔内,现在,聚集了一批顶尖股东和知名PE接班人(比如,KKR的接班人之一Joseph Y. BAE坐镇非执行董事,薪酬与提名委员会成员等),这也难怪,近两年家族产业的分拆、投资、管理层选择和资产打包变卖,都愈发顺溜,野心可见。

123年前,乔瓦尼·阿涅利(Giovanni Agnelli)与8位企业家一起,在都灵市创办菲亚特(Fiat,Fabbrica Italiana Automobili Torino,“意大利都灵汽车公司”)。乔瓦尼作为菲亚特创始股东之一,因为出色的才能,很快被推选为菲亚特执行董事。1906年时,菲亚特汽车产量已达1149辆,乔瓦尼也开始从最初几乎均分的股东手中不断收购股份。

1907年时,菲亚特生产的130HP轿车的最高速度已达160公里每小时;1912年,菲亚特推出第一款小型车“Zero”。

一战(1914年-1918年)的爆发迫使菲亚特开始为战争需求提供服务,生产飞机、机关枪、航空发动机等产品。这些产品在为菲亚特和乔瓦尼带来巨额利润,1923年,采用福特公司生产流水线建设的菲亚特林格多工厂竣工,它是当时欧洲最大的汽车生产厂,也成为意大利工业的象征。

1929年时,菲亚特已从一家区域性的汽车制造商一跃成为意大利第三大工业集团。乔瓦尼·阿涅利也在那前后,被授予意大利议会的最高荣誉,被授予终身参议员(Il Senatore)。

乔瓦尼的儿子——埃多阿尔多·阿涅利(Edoardo)本被寄予厚望,是二代接班人。在菲亚特林格多工厂建成的1923年的7月24日,他参与完成了阿涅利家族入主尤文图斯俱乐部,但不幸的是,1935年,40岁出头的二代埃多阿尔多因空难意外去世。孩子英年早逝是一个巨大打击,一代乔瓦尼于是把当时年仅14岁、埃多阿尔多的大儿子——乔瓦尼·阿涅利二世(Giovanni Gianni Agnelli,1921年-2003年),也叫“詹尼”,作为重点培养。

尤文图斯球队始于1897年,1922年,在工业领域获得巨额财富的阿涅利家族以修建一座当时亚平宁半岛最大足球场的方式,进入尤文图斯球队,第二年(1923年),阿涅利家族正式入主这个后来创造了无数辉煌的球队,埃多阿尔多担任俱乐部主席。此后12年中,尤文图斯一共获得过6次全国冠军,并在意甲联赛取得了辉煌的五连冠,创造了意大利足球的奇迹。

入主尤文图斯俱乐部,让阿涅利家族成为全球任何一个体育领域,持续拥有特许经营权时间最长的公司/家族,至今他们还是尤文图斯背后的大股东。

二战时期(1939年-1945年),乔瓦尼继续接受大量军工订单,这也使乔瓦尼成为意大利工业王子,地位如日中天,菲亚特也成为意大利乃至欧洲的工业巨头。

但二战之后,盟军解放意大利,新政府指控乔瓦尼和跟随其多年的老臣、菲亚特CEO维托里奥·瓦莱塔(Vittorio Valletta)与法西斯政府合作,解散了董事会,查封了菲亚特,家族一度失去控制权,詹尼的爷爷也在1945年底去世。

二战带给阿涅利家族的打击,由于一代乔瓦尼的去世变得雪上加霜。那时,第三代詹尼25岁。不过,新政府最后也知道,菲亚特是国内经济恢复的重要企业,于是便将CEO的位置重新指定给阿涅利家族老臣、时年已62岁的瓦莱塔。

作为家族“摄政王”,他帮助家族重新夺回了菲亚特的管理权,也给了隔代传承的詹尼,以更多的成长时间。

瓦莱塔执掌菲亚特集团20年,1966年以83岁的高龄从菲亚特董事会主席职位上退休(其执掌期间,以发展小型家用轿车为主要战略,如菲亚特500被称为意大利“人民汽车”,菲亚特600革命等,取得丰硕成果),接任者正是将整个家族推向巅峰,被称为“未加冕的意大利国王”的第三代长子——詹尼。

詹尼非常喜欢豪车与奢华生活,尤其喜欢法拉利。他遗传了祖父的商业天赋与胆识,在与瓦莱塔并肩进行战后重建、重振菲亚特汽车事业的同时,也开始走向国际,巩固家族在汽车领域的地位。

1957年,詹尼兼并了一家控股公司,并与家族IFI公司合并,成立IFIL(Istituto Finanziario Italiano Laniero),持有家族在银行业、出版业的投资(此后被整合)。

1964年,IFINT(IFI International)成立,这个重要主体,持有家族所有的海外投资。1969年,基于长期的关系,IFINT买下法拉利50%股权(此后进一步扩大股权比例),同时让其保持独立运营。1973年,IFINT在卢森堡证券交易所上市,并陆续又收购了一些公司;世纪之交,IFINT重组为Exor集团。

1983年收购意大利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Toro Assicurazioni;1986年前后收购阿尔法·罗密欧(Alfa Romeo)、食品行业公司佩罗尼啤酒(Birra Peroni);1991年间接拥有了法国波尔多产区的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和一些法国地产,1993年收购玛莎拉蒂;1995年增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éditerranée)、纽约标志洛克菲勒中心等。

詹尼脚踏政商两界,叱咤风云,与当年祖父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意大利都灵的工人中流行过这样一句口号:“乔瓦尼·阿涅利(詹尼)就是菲亚特,菲亚特就是都灵,都灵就是意大利。菲亚特集团在巅峰时期,一度占到意大利GDP的4.4%,工业劳动力的3.1%,工业发展总投资的16.5%。

不过,虽然詹尼在商业上纵横捭阖,但他在选择接班人上,也伤透脑筋。他与妻子玛蕾拉(那不勒斯王公之女)仅生育一儿一女,家族规矩是只有直系男性才能接任,詹尼的儿子生性腼腆、性格孤僻,没有丝毫雄心壮志,沉迷神秘主义。但更没想到的是,似乎中了诅咒一般,2000年前后,阿涅利家族的第四代,詹尼的侄子和儿子相继去世。

2003年1月,第三代掌门人詹尼离世(享年82岁),意大利都灵万人空巷,工业巨头、政要、足球明星、工人、宗教领袖组成成千上万的队伍,为其送行。时任意大利总统和总理也双双出席了由都灵大主教波列多主持的葬礼。

詹尼的胞弟翁贝托·阿涅利接任不久,也因肺癌离世(享年70岁)。最后,阿涅利家族的事业,由詹尼女儿玛格丽塔的大儿子——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执掌,阿涅利家族首次迎来外姓掌门人。

三代詹尼去世时留下隐秘遗产,阿涅利家族为此还上演过母子反目和争夺亿万遗产的丑闻(詹尼的女儿玛格丽特与约翰·埃尔坎的父亲离婚,并再婚,育有子女),27岁担当家族重担的约翰资历不够,也不姓阿涅利,因此并未得到所有家族成员的支持。

此外,2000年之后,欧洲汽车市场需求萎缩,再加上产品更新停滞等因素,已拥有百年历史的菲亚特在2000年到2004年出现大幅亏损。短短几年内,菲亚特更换过四位CEO,均无法扭转局面。

面对家族和集团的内外困境,2004年,约翰大胆启用在多家公司任过CFO的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2003年加入集团,2004年被任命,2018年离世)任菲亚特CEO,对菲亚特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在任期间,精于财务的马尔乔内开始对负债累累的公司实施改革,帮助菲亚特和阿涅利家族平衡收支。

在其接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菲亚特开始扭亏为盈,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下,集团利润仍达到了21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少数几家实现年赢利的汽车厂商之一。此外,从2009年至2014年,马尔乔内主持了菲亚特公司与克莱斯勒的整合(完成对克莱斯勒集团所有股份的收购,克莱斯勒成为菲亚特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宣布成立,一跃成为全球第7大汽车制造商,并在米兰和纽交所上市。

不久后,公司又宣布剥离法拉利,2015年10月,法拉利公司也完成上市。上市之初 ,法拉利的市值为100亿美元左右,如今这个数字已超500亿美元。这也成为阿涅利家族百余年投资史上最为成功的一笔交易,目前,Exor 集团依然是法拉利的第一大股东。

法拉利实现创纪录的一年,据2021年年报,其净收入达到43亿欧元(+ 23.4%),EBITDA达到创纪录的15亿欧元。去年的订单量有史以来最为强劲,已覆盖到2023年,所有地区都显示出显着增长。

2011年,第五代家族掌门人、35岁的约翰正式出任 Exor集团首席执行官(如今同为董事长)。相较于外公詹尼对豪车及泛“奢侈品”生活的喜爱和买买买,约翰似乎更希望突破产业,加大金融力量,建立一个在瑞典瓦伦堡家族、LVMH集团和伯克希尔哈撒韦之间的新型家族控制的多元化控股公司:

产业剥离上市,控股型并购,深度参与投后,抓住喉舌媒体,成立自己的VC平台等。

比如,2015年,约翰强势为家族集团策划过一场相当“出格”的并购案——以69亿美元收购美国再保险公司PartnerRe。这是阿涅利家族一个多世纪来最大的单笔收购(最初管理层是拒绝的,加上当时已经有买方跟PartnerRe签好了协议,Exor2016年3月完成收购),而约翰原先的本意是,通过金融业务的反周期性,来对冲汽车工业的周期性波动,任何时候FCA需要救援,都有一座“金矿”可以依靠(2021年12月,我们签署了一项最终协议,将PartnerRe出售给Covéa,总现金对价为90亿美元)。

同年,他还接盘了皮尔逊集团(Pearson Group)在经济学人集团(Economist Group)的股权,变成了1843年成立的、英国知名国际媒体集团的最大股东(最著名的出版物是《经济学人》杂志)。

虽然,此前有媒体报道,说Exor要大力进军奢侈品行业(2020年,Exor投资了设计师蒋琼耳女士与爱马仕集团携手创办的根植于中国传统的全球性奢华生活方式品牌「上下」,2021年二季度,5.41 亿欧元收购法国高级鞋履品牌 Christian Louboutin 24%的股权),但在仔细研究了Exor集团最新年报,管理结构及最新变化后,IIR更愿意相信,约翰想把集团变成一个多元控股集团,并远远不仅是奢侈品行业。

2022年1月3日,依维柯集团(Iveco Group,依维柯集团由Exco旗下CNH Industrial 商用车和特种车辆、动力总成和相关金融服务部门分拆组建而成)在意大利米兰泛欧交易所 (Euronext Milan)上市;今年3月底,Exor宣布启动聚焦意大利的“种子计划”(ITALY SEEDS PROGRAM),Exor Seeds(Exor的早期风险投资部门)将投资于种子前和种子阶段的初创公司,为意大利创业者提供15万欧元的投资;刚刚过去的4月22日,Exor 宣布6700万欧元收购“Lifenet Healthcare” (活跃于医疗保健领域的意大利公司,特别在医院和门诊诊所的管理方面)45%的股份。

据Exor集团2021年年报,截至去年末,集团净资产310.69亿欧元;约翰也卸任了业绩表现强劲的法拉利首席执行官(法拉利去年6月空降Benedetto Vigna任CEO,他完全没有奢侈品领域背景,是技术领域的专家,此前长期任职于意法半导体STMicrolectronics的最大部门——传感器业务部)。在他参加的最后一次法拉利领导层会议上,与同事们分享了爱马仕一个世纪前经历的战略路径选择的艰难生存时刻。

这种方式,颇有“教父”的做派。而如今,约翰执掌下的Exor集团,股东有英国老牌BG(Baillie Gifford)、美国的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等,坐镇非执行董事和薪酬与提名委员会委员的,还有KKR最新上任不久的接班人之一Joseph Y. BAE。

虽然,保险业的巨额投资因种种原因并不出彩(虽然PartnerRe业绩及业务有增,但再保险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也面临巨额赔付),汽车产业也有诸多挑战,但看得出,外姓的约翰有着一代乔瓦尼的野心,能不能成为新一代“教父”级的人物,只能拭目以待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